欢迎光临官方网站建站公司,中小企业服务平台网站制作

企业建站

中小官方网站建设及门户网站优化推广

四川信托折戟,接管组已进场,300亿元窟窿谁来堵?

作者:jcmp      发布时间:2021-04-29      浏览量:0
重组后的四川信托做项目比较激进,其风格与

重组后的四川信托做项目比较激进,其风格与以剽悍著称的中融信托特别相似。TOT产品底层投了很多风险项目和自融项目,其中包括房地产项目,国家在开发端和供给端都严控房地产融资,介入太深,自然伴随较大风险。

中房报记者 苗野 樊永锋 北京报道

TOT产品暴雷数月后,四川信托最终还是没抗住,被监管层管控了。

12月22日下午3点,在川信大厦召开的四川信托全体员工大会上,四川银保监局和地方金融管理局成立联合小组正式宣布入驻接管四川信托。

按照四川银保监局官网消息,决定对四川宏达(集团)有限公司、四川宏达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濠吉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汇源集团有限公司采取监管强制措施,自2020年12月22日起,限制上述股东参与四川信托经营管理的相关股东权利。

目前,宏达集团、宏达股份、濠吉食品、汇源集团在四川信托的持股比例分别为34.42%、22.16%、6.13%、3.84%。四川信托是“宏达系”核心金融平台之一,“宏达系” 涉足矿产、金融、地产等产业,实控人为刘沧龙,同时他还持有四川信托60.38%股权。

一位接近四川信托的相关人士在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被接管消息出来几天前他们的事就已经在圈内传开了,但最终谁来接管、怎么处置暴雷资产是一个难题,“四川信托暴雷数额巨大,没有哪家信托能‘吃进去’。具体处置方法可以参照新华信托、新时代信托的方案,也有可能是联合体接管。”

自6月初的TOT项目暴雷以来,四川信托兑付风险就在持续发酵。在兑付危机尚未解除时,四川信托也采取通过撤资、退股控股公司进行“自救”。但超过300亿元资金缺口,且交易对手不乏有中小城农商行,还被牵扯进多宗诉讼中,四川信托已“回天乏术”。

据中国房地产报记者了解,为防止四川信托风险敞口扩大,接管小组入驻后,除加强强制监管措施以及风险处置工作外,会有第三方专业金融机构进行风险资产处置。有消息称会是排名靠前的央企信托接管,但据财新报道,该受托管理机构为建信信托。

“受托方不一定最终会买下,大概率是中海信托,目前双方正在谈。”某央企信托内部人士向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中海信托是四川信托第二大股东,由中国最大的海上油气生产商中国海洋石油总公司控股,目前管理信托资产规模超3700亿元。

多位接受中国房地产报记者采访的信托业相关人士认为,监管层联合小组入驻四川信托,意味着四川信托此前违法违规经营事实被定性。对投资者有利也有弊,主要取决于底层资产清收情况,其TOT项目存在大股东挪用现象,这些TOT项目资产状况不明,数百亿元资金到底投向哪里、能不能有效收回是一个大问题。

暴雷、清退,多家房企受牵连

对于四川信托“暴雷”,业内普遍感到惋惜:“四川信托的路子并没有那么‘野’,重组11年又狂奔10年,最终酿成300亿元TOT风险,还是自身风控不到位。这起事件对信托行业影响太大了。”

四川信托是在四川省信托投资公司、四川省建设信托投资公司经过长达11年整顿重组并引入战投改制后于2010年11月28日正式成立,今年正好是四川信托重组“十周岁”。

危机始于6月份一个公告。

6月15日晚间,杭锅股份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2月4日购买了由四川信托管理发行的“天府聚鑫3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产品,金额为5000万元,期限为6个月,预期年化收益率为7.6%。结果6个月过去了,四川信托只兑付了产品20%即1000万元本息1038.1万元,剩余4000万元本息未能如期兑付。

就此,四川信托TOT产品逾期的消息一触即发。

据了解,四川信托TOT产品规模在300亿元左右,这些信托产品背后暗含借新还旧、期限错配、短募长投等违规操作。从目前可查询的信息看,其发行的锦江、申鑫、芙蓉、申富、汇鑫等产品均为TOT产品,预期收益率多在8%以上。

据媒体今年6月份披露,四川信托TOT产品涉及申鑫系列底层资产为金安桥水电站股权收益权,锦江系列为成都金沙国际商城,蜀都系列为成都星汇广场。

某信托公司知情人士表示,重组后的四川信托做项目比较激进,其风格与以剽悍著称的中融信托特别相似。TOT产品底层投了很多风险项目和自融项目,其中包括房地产项目,国家在开发端和供给端都严控房地产融资,介入太深,自然伴随较大风险。

高收益信托产品队列中,总少不了房地产信托身影,四川信托一直领头房地产信托业务,其2016年、2017年分别发行139只、434只地产信托产品,2018年仅上半年就发行了336只地产信托产品。2019年,四川信托更是将自营资产中的15.37%用在了房地产信托业务上,其合作对象除了四川本土房企外,还包括恒大、佳兆业、俊发、石榴、敏捷等房企。

虽然此次兑付危机爆发后,四川信托管理层提到处置资产,但其实处置资产的行动或许早已开始。

今年3月24日,成都南山和苑置业有限公司发布一条股东变更。四川信托有限公司退出,退出前持股100%;5月2日,四川信托撤出对外投资企业云南宸丰置业有限公司,退出前持股比例20%;5月31日,四川信托又退出驻马店盛世汇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退出前持股80%等等。

同时多只地产信托提前清仓。据相关报道,四川信托年内已清退涉及房地产融资类项目股权达16个之多。

6月18日,四川信托对外披露“温州多弗绿城翠湖里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2、4、5、8、10、14、16期提前结束公告”,涉及资金总规模1.396亿元,该信托计划起始于今年1月上旬,期限12个月,相当于半年就提前终止。另外“石榴淮上院子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3、4、12期)提前结束”,涉及资金规模8610万元,计划期限自2019年7月24日至2021年1月24日,不满一年即提前结束,该信托主要用于石榴集团位于江苏淮安的“淮上院子”别墅项目开发。

另据记者查询,年初刚成立规模4850万元的儒辰临沂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1期、规模2460万元的优品道一号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6期、规模7850万元的敏捷地产东樾府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4、5、6、9期)、规模5500万元的实地安阳紫薇公馆项目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2期)均提前宣布终止。

一位资深信托业内人士说,信托业经过数次大的整顿,核心问题还是风险。就四川信托而言,就是通过资产处置变现进行兑付,不管哪家信托公司接管还是四川金控接管都很棘手,但四川信托这个牌照还是有吸引力的。

监管升级,信托寒冬触底

2020年,信托业连续暴出多个大雷。

四川信托300亿元资金窟窿、安信信托500亿元产品逾期、国投泰康踩雷31亿元通道业务、新时代信托、华信信托等均出现了大量信托产品兑付集中违约现象,涉及违约项目金额高达数千亿元。

据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信托业风险项目环比增加79个至1626个,整体风险资产规模继续增长至6431.03亿元。

信托公司的连续暴雷,已经引起了监管层注意。

不久前,央行出版的《中国金融稳定报告2020》中罕见地为信托业单独成章,直言部分信托公司“偏离信托本源、合规意识淡薄、风险管控不足……少数信托公司已劣变为高风险机构”。在12月初召开的中国信托业年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黄洪再次点名信托业存在四方面问题,信托公司主要围绕融资人的需求创设信托产品;千方百计为金融机构的监管套利和限制性领域的资金融通提供便利……

四川信托一位高管曾公开表示,公司成立之初目标就是先占稳市场,解决生存问题,这就离不开快速扩大信托业务规模。现在这个规模变成了“炸雷”。

一位要求匿名的信托公司经理表示,信托公司暴雷一直都有,只是之前经济金融环境好,被解决了。现在是在“去杠杆、防风险”强监管的指导下,信托公司面临防范化解金融风险空前的压力。

据记者了解,在目前暴雷的信托公司中,安信信托的重组进展最快,但接近面值的股价让其保壳压力很大,退市危机迫在眉睫;华信信托选择通过“引进战投+出售资产”方式来化解危机,有意向外出售旗下大通证券股权;“明天系”旗下新时代信托和新华信托法人已于10月变更为银保监会信托部主任赖秀福和银保监会非银行机构监察局局长吕宙,也有传闻称将被中信和交银实施接管。

“有消息说四川信托的牌照会被收回,这就有点可惜了,其实可以选择在四川信托清产核资后牌照由主要债权人所有,或者其他战投出资兑付后拿走,原有公司彻底注销。”某家信托公司高管对中国房地产报记者表示。

实际上,除信托公司不断暴雷外,监管部门今年以来已对山西信托、中江国际信托、中航信托、中铁信托、山东省国际信托等几家信托公司开出了7张罚单,罚金合计达1600多万元。

资本游戏,终究不只是一场游戏,一招不慎满盘输。